2015年是中國富豪的背運年,不幸運的富豪包括政商們紛紛入獄、自殺,幸運一點的選擇了“遠遁”海外

郭廣昌究竟錯在哪里?

來源:FT中文網  |  作者: 米強  |  閱讀:

2015年是中國富豪的背運年,不幸運的富豪包括政商們紛紛入獄、自殺,幸運一點的選擇了“遠遁”海外。在眾多的消息中,曾公開聲稱自己與團隊核心成員堅決不拿外國護照的復星集團董事長郭廣昌先“失聯”、繼而被宣布“協助調查”一事尤顯矚目。

最近在歐洲進行的一系列金融和娛樂行業收購讓郭廣昌暴露在聚光燈下,成為中國企業界的全球面孔之一,可以說風頭僅次于互聯網零售商阿里巴巴(Alibaba)創始人馬云(Jack Ma)。

郭廣昌在最新的《胡潤中國百富榜》(Hurun China Rich List)上排在第17位,據估計,過去一年,他的財富飆升近80%,至78億美元。

中國建筑業大亨、排在中國富豪榜第6位的嚴介和表示,民營企業家經常感覺有必要找到一位“靠山”(在中國,指找到有權勢的政治保護人)。他表示:“但有時這個靠山可能會變成火山。”

上周五,復星表示,郭廣昌可能會繼續“以適當方式參與公司重大事項之決策”,他已知曉與政治靠山過于親近所帶來的危險,據報道,他曾告訴同事,他們應“靠近政治,但遠離政客”。

去 年,胡潤百富(Hurun Report)發布了對141名中國富人的調查。調查結果顯示,三分之二的富人已經移民或者計劃移民。如果有人擔心,習近平反腐運動(或者最近對今年夏季 滬深股市暴跌展開的調查)正擴大至民營部門,就可能加劇這種趨勢,尤其是考慮到郭廣昌的顯赫名聲的話。

 

郭廣昌的事業做得很大,被業界譽為“產業整合的先驅”,意即郭所掌舵的復星集團,就像中國大陸版的“和記黃埔”。這個復星商業王國覆蓋面如此之廣,以至于掌門人被有關部門“邀請”去“協助調查”的消息傳出,導致“復星系8股停牌,中港26股份受牽連,國藥跌6%”。

郭廣昌一直是民營企業家的安全榜樣,即使曾經參與收購20多家國企,也履險如夷。須知這些年讓民營企業家痛徹心肺的“十宗罪”當中,侵吞國有資產幾 乎是所有收購國企的民企難以逃避的一宗主罪,有如一把懸在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郭有這樣一張“國企收購成績單”,但到今年12月初還平安無事,早就讓眾 多民營企業家們覺得“這位老郭不尋常”。

據媒體總結,復星的秘訣離不開產業整合及收購,參股、控股。資金充足、爭取話語權、步步為營,讓復星、國資委、企業、職工都得好處等方式是其成功秘 訣。早在2003年7月2日,《今日東方》就已發表《民營企業是怎樣吞掉國企的:三大收購案例剖析》,文中涉及的南鋼、國藥,上海友誼集團(與王宗南有交 集)均為復星并購杰作。除了強調郭廣昌有良好的政商關系之外,對于復星實業——友誼集團——友誼股份——聯華超市這條控股鏈的完成,記者忍不住發表感想: “復星并購友誼股份的程序的復雜性也頗讓人覺得猶如‘霧里看花’一樣。”

復星2002年介入的上海豫園商城并購案,更是被列為“財經界經典教材”。至今還讓人覺得背景甚深,只能一言以概之:在豫園商城改制的列強爭奪中,郭廣昌幾乎是無對手的獨家勝出,個中原因當然有內幕。

上海的澎湃新聞很敏銳,12月11日推出《“不戀政治”的郭廣昌如何成功投資國企20年》,開篇就說:“郭廣昌的失聯,讓很多民企老板大跌眼鏡。關 于民企參與國企改革,他們還有太多問題想問。不同的是,過去,他們想知道,郭總為什么總能踩對;而現在,他們想知道,老郭究竟錯在哪里”,整篇文章暗示性極強。

郭廣昌“助調”的冰山之尖:王宗南

財新網在《復星集團董事長郭廣昌確已失聯》(12月10日)一文中,毫不含糊地指出郭廣昌與王宗南一案的聯系:“2015年8月,上海市友誼集團原 總經理王宗南案宣判, ……在該案判決書中,明確列明了復星集團卷入其中的細節,王宗南曾利用職務便利,為復星集團謀取利益”,“2003年,郭廣昌曾以208萬余元的低價將兩 套別墅賣給王宗南父母,經估價,當時上述兩套別墅的市場價與實際價格差額合計269萬余元。”

涉案金額雖然不大,但對司法機關來說,這是一個可以尋找到縫隙的突破口,“針大的孔,斗大的風”,就看郭廣昌(或者其背后的支持者)是否有能力將這個孔給及時堵上。“協助調查”之意很明顯,是要拿郭廣昌做為切入口,挖出更大的人物來。

王宗南何許人也?媒體這樣形容:“如果你看下王宗南執掌過的百聯集團和光明集團旗下的那些公司和產品,你絕對會驚呆。因為你會發現,在上海的衣食出行幾乎都被‘王宗南’給包了。”王宗南加上引號,作者許冰清等人想傳導的意思很明顯:“王宗南”并非個人。

被稱為上海“商界教父“的王宗南,自1995年辭去上海市黃浦區副區長一職,出任上海友誼(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及聯華超市總經理以來,其功業當中 有一樣與郭廣昌相似:曾三次主導國企重組,其中復星并購友誼-聯華案,王宗南與郭廣昌有交集。其中還有一個上海立鼎“神秘誕生”。這個上海立鼎公司的主要 持股人乃普通市民,王被捕后,有媒體稱立鼎法人是王的好友。聯想到天津大爆炸后那些公司法人的代人持股現象,恐怕立鼎的水不會太淺。

郭廣昌要向王宗南行賄,說明郭王二人關系中,郭處于弱勢。這么大一個并購案,王宗南居然只要了不到300萬左右的賄賂,不合中國政商關系常情。

郭廣昌的模糊背景輪廓隱現

郭廣昌善于大而化之地用“太極、儒、道、佛”等心得介紹自己的成功經驗,其政商背景雖然被國內媒體廣為報道,但細節仍然模糊。

澎湃文章在結尾說:“回顧郭廣昌和復星的這20多年,有兩點是可以確定的:一是 郭廣昌和復星歷經風雨走到今天,一定有很多不為人知的故事;二是在下一階段國企改革中,復星的經驗和教訓都將是必讀的教科書”,其中“不為人知”四字堪稱 “春秋筆法”。

郭氏傳奇再次證明:代表著光明的勵志篇系列(農家子弟成國家領導人、億萬富翁等),說明中國人生活在“最好的時代”;代表著黑暗的腐敗篇系列,說明中國人生活在“最壞的時代”。

盡管最近中國外匯儲備下降引發資金是否通過非法渠道流出中國的熱議,但理財顧問們指出,所有中國公司的海外上市或者收購都是合法的資本外流形式。

一位與中國富人家族合作的金融顧問表示:“我們的大多數客戶都希望讓他們的公司在外國證交所上市。這是將資金轉移到安全港的最佳途徑。”

郭廣昌畢業于哲學專業,常被形容為有些內向,他并未落入中國新晉億萬富翁那種盛氣凌人的模式。

胡潤百富的胡潤(Rupert Hoogewerf)表示:“他非常受人尊敬。他不是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那種人……他非常深思熟慮、口才好且老于世故。在某種意義上他是榜樣。”胡潤將郭廣昌被拘比作中國民營部門的“里氏9級”大地震。

胡潤表示,就郭廣昌被拘一事而與他聯系的企業家多得“令人吃驚”。

郭廣昌的影響力不僅僅在商界。他是政協委員,曾任人大代表,還登上了胡潤十大年度強勢人物榜。

郭廣昌在去年發表在《中國企業家》(China Entrepreneur)上的一篇文章中表示,他在國內沒什么可擔心的,也沒有興趣獲取外國護照。

他在文中寫道:“我做得好好的,政府為什么要讓我死?這……跟改革開放的價值觀不一致啊。所以從大的方向上我一是相信中國的未來經濟看好,二是相信黨的改革開放政策。我們(復星的)四個人(創業團隊),我們沒有一個移民海外、拿海外護照的,我們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

兩年前,中共啟動了一份改革藍圖,承諾讓市場力量在經濟中發揮“決定性作用”。對中國快速發展的民營部門和郭廣昌等億萬富豪而言,那似乎預示著一個全新時代即將來臨。

然而,中共仍牢牢地掌控著經濟,確保大型國企在能源、金融、電信和交通等關鍵領域繼續占據主導地位。北京方面不但沒有進行大膽的私有化試驗,反而鼓勵打造更大規模的國企,盡管國企的低股本回報率引起廣泛擔憂。

中國有一個領域的改革走在了前面,即資本賬戶開放。這使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近期把人民幣確立為一種合法的儲備貨幣。這種開放也使中國富人家庭更容易把更多資金轉移到國外。

2012年,習近平發起了一場全面的反腐運動,由此落馬的企業高管沒有數百人,也有數十人。然而,其中多是國企官員。

牽涉其中的民營企業家相對較少,通常是與習近平徹底擊敗的政治對手——主要是周永康和薄熙來——有關聯的低調人物。

最近對今夏股市暴跌的調查同樣主要針對中信證券(Citic Securities)等國有券商,但目前更可能也會把民企高管牽扯進去。

上一個在反腐調查中落馬的引人注目的中國億萬富豪是黃光裕——46歲的電器連鎖企業國美(Gome)創始人。

黃光裕出生在南方的廣東省,在致富之前曾在內蒙古和北京販賣收音機和電池。2007年,他的職業生涯登上了最高峰,以逾60億美元的財富被認為是中國首富。一年后,黃光裕被逮捕,最終因行賄和內幕交易被判處14年有期徒刑。

入 獄并未給這位國美創始人造成太大障礙。在監獄服刑期間,他發起了一場與貝恩資本(Bain Capital)爭奪國美控制權的戰斗,并取得了勝利。2011年,貝恩資本支持的董事長被黃光裕的一位朋友所取代。隨后,貝恩資本賣掉了在國美持有的少 數股份,而黃光裕近來完成了一項15億美元的交易,將再次取得國美的多數控制權。在今年10月的《胡潤中國百富榜》中,黃光裕家族以34億美元的財富排在 第87位。